主页 > Q生活谷 >虽然时代不停前进,但众人仍不会认为我跟其他母亲一样…… >

虽然时代不停前进,但众人仍不会认为我跟其他母亲一样……


2020-08-03


虽然时代不停前进,但众人仍不会认为我跟其他母亲一样……

他拿起一张纸,以一种介于庄严跟开心之间的口吻说:「夫人,恭喜妳。」我自然而然地纠正他。「是小姐。」这句话彷彿打了他一巴掌。庄严跟开心都不见了,只用刻意的冷淡眼神盯着我,并回答说:「喔!」他接着拿出笔,槓掉了太太,并写上小姐。就这样,在一间冰冷的白色房间里,透过一名白衣男子的冰冷声音,科学正式宣告了你的存在。

我一点也不讶异,毕竟我早已知道你的存在。令人感到讶异的是,医生居然会把重点放在我的婚姻状态上,而且还需要在一张纸上修正。这行为敲响了一记警钟,提醒我未来可能要面对的複杂情况。就连后来要我宽衣躺在檯上的口吻都冷漠无情。

医生跟护士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好像我是个讨厌鬼似的,正眼也不看我一下。同时间,他们则交换了意味深长的眼神。在我躺到床上以后,护士变得不大开心,因为我没有张开双腿,将脚踩在两个固定双腿用的金属踏板上。她急躁地摆弄我的脚,嘴里说:「这边,踩这边啊!」我觉得很荒谬,也微微觉得被冒犯。她后来用一条毛巾盖住我赤裸的身体,这点我很感谢她。但最糟的状况来了,医师先套上橡胶手套,气呼呼地把手指插进我的体内。那手指压啊扳啊压啊,他不只弄痛了我,我还担心他因为我未婚的身分而想把你压扁。最后,他总算把手指拔出来,同时宣布:「状况很好,一切正常。」他还给了我一些建言,说怀孕不是病,而是自然的情况;因此,我之前是怎幺过日子的,之后也照那样过日子就好。

重点是别抽太多菸,别太操劳,别洗太烫的水,也别想要做什幺违法的事情。「违法的事情?」我惊讶地问他。他说:「别忘了,法律可不允许妳那幺做!」为了加强对我的威胁,他甚至开了些叶黄素的药丸给我,并要我每隔两星期回诊。说这些话时,他脸上没有笑容,接着就要我去外面结帐。至于那护士,她甚至连句再见都没说。过来关门时,我依稀记得她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。

恐怕我们得习惯类似的情况发生。在你将要降临的这个世界里,虽然时代不停前进,但大众通常都认为未婚怀孕的女性很不负责任,顶多把我们视为怪胎、捣蛋鬼,或是女英雄,但从不会认为我们跟其他母亲一样。

卖叶黄素的药剂师认得我,也清楚知道我没有丈夫。把处方笺交给他时,他扬起眉毛,用非常忧虑的眼神盯着我。在那之后,我去找了裁缝师订製一件大衣。冬天快来了,我不想让你受寒。裁缝师满嘴叼着要固定住布料的大头针,同时开始帮我量尺寸。我请他把大衣做宽一些,并解释说因为我怀孕了,所以等到冬天来临时,我的肚子会变得很大。听到我这幺说时,他满脸通红。他张大了嘴,让我很担心他会把那些大头针都吞下去。但没有,大头针都掉到了地板上。此外,他把捲尺也弄掉了。是我害他这幺困窘的,我觉得很抱歉。我的老闆也是。他一直都在想我可能会改变自己的心意。他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说,至少在足三个月以前,我都还有很多时间考虑这件事情。我的确该好好想想:我的事业发展得这幺好,干幺为了一些情感的因素妨碍这一切呢?他说,这件事情不单只会影响我的工作几个月或一年,而是我整个人生的轨道都会因此而改变。我会变得很忙,而我绝对不能忘记,公司就是因为我的机动性很强才会派我出去。他还说,为我保留了很多很棒的企划案。如果我的心意有所改变,只要跟他说一声就好。他会帮我。

你父亲又打了一次电话过来。他的声音在发抖,他想要知道确认了没有。我说有。他又一次问我什幺时候才要去「把这件事情搞定」。我又一次不听他讲就直接挂电话。我不懂,为什幺每当女人宣告她合法怀孕了,每个人就开始小题大作,把包裹从她的手上拿走,恳求她不要过度操劳,好好休息。太棒了,恭喜妳,这边坐,休息一下。发生在我身上的情况却不同。他们动也没动、一声不吭,或是开始长篇大论堕胎的事情。我称这是阴谋,是意图想拆散我们的诡计。

有时我会焦虑,有时我会去想谁会是最后的赢家:我们还是他们?也许是因为那通电话的缘故吧。那通电话唤醒了一些我希望能够忘掉的痛苦想法,一些我以为能够克服的伤痛。那些想法跟伤痛源自你父亲之前的那些男人,那些过往的幽灵。透过他们,我了解到爱情不过是场骗局。那些伤口已癒合,疤痕已几乎看不见,然而一通电话就足以让这些伤口再次疼痛。就像每逢天气变化,曾经断裂的骨头就会开始隐隐作痛一样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网上皇家在线|便民服务工具|自己的网上家园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放线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(官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