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酷生活 >8.5晚沙田警署外,廿多个防暴警察与天桥上的人 >

8.5晚沙田警署外,廿多个防暴警察与天桥上的人


2020-08-11


8月5日多区举行罢工集会,出现不少冲突画面,警队继续滥发催泪弹——根据警方数字,6月至8月4日发射了逾千枚催泪弹,8月5日在全港则用上约800枚。[1][2]

《立场新闻》的亚裹记录了当日算是比较少冲突、甚至可谓「最闷」的沙田区[3],比较激烈的画面多在沙田警署外。最后一次发射催泪弹后,大多数示威者离开,留在该处的记者不多,我刚好是其中一个。跟8月5日其他地区的冲突、8月11日警察多项违规行动相比,沙田警署最后出现的一段小插曲可谓微不足道,纯粹记录下来,聊作补充。

8月5日我第一次到沙田警署的时间大约为下午6时,警署外有多名示威者掟砖,6时19分左右警察在警署内射出一枚催泪弹,然后未有进一步行动,示威者继续掟砖。

我大概在7时前离去(翻查记录最后一张照片在6时46分拍摄),其后示威者在警署外燃烧杂物、第二次射催泪弹、示威者撤退等我都不在现场,但在我离去之前,有一幕值得记下。

当时示威者主要在禾輋街(连接已设路障的源禾路,沙田警署在禾輋街及丰顺街交界),有示威者呼吁离去,甚至已拟定好到大围「八爪鱼天桥」,开始有人打算离开。此时前面在掟砖的示威者未有意欲离开,人群稍为散开的时候,前排有人说「喂前面有人未走,齐上齐落呀,快啲上返嚟」,原本正在离开的人群又回到禾輋街及丰顺街交界。

随后不久我便离开现场,再回到沙田警署时已经是晚上10时左右。我先在禾輋街分享手机Wi-Fi给另一通讯社的摄影师上传影片,因为网速太慢,等了好一段时间,完成后我就看到一批示威者回到沙田警署,于是跟着他们走去,时间约为10时10分。

示威者继续包围掟砖,期间警署旁沥源邨禄泉楼有人高空掷物,丢下玻璃樽(其中一个在我附近落下),未有人受伤,示威者向禄泉楼叫骂。随后有示威者燃烧警署闸外堆上的杂物,火势不算猛烈,消防员迅速到达现场灭火。最后一张消防员照片摄于10时24分。

然后我沿源禾路走到新城市广场观察,拍下几张照片后,从好运中心那边去沥源邨。我再回到沙田警署外的时间为11时09分,站在天桥上面,拍照后立即听到有人大叫「出咗黑旗」,我戴防毒面具、眼罩及安全帽期间警方已发射催泪弹,当时听到最少两发射到天桥上面。

因为要在Facebook专页发文,我拍了几张照片和一段影片后离开天桥,尝试远离催泪气,但仍然吸入一点(以下帖文因技术问题及需要处理催泪气引发的轻微症状,在11时33分才成功发出)。地面上有示威者处理催泪弹,亦有救护员问有没有人需要协助,我亦听到有示威者说要逃娱乐城那边(沥源附近、源禾路旁的商场)。

在11时半左右,原先聚集在禾輋街的示威者已经离开,地面只有少量居民及记者。突然一队廿多人的防暴警察站在丰顺街禾輋街交界,警告天桥上的示威者立即离开,更警告会驱散他们。前排警察手持长盾,其余警察手持长枪或警棍圆盾,亦有一位旗手在场。

与此同时,天桥上的人指骂警察在民居附近射催泪弹,有人则说︰「惊你呀?」其中一名防暴警察听到后,以警棍指向桥上说︰「你一阵唔好走!」。在发射催泪弹前,天桥上的确有一批示威者,当中有人负责处理催泪弹,但大多数示威者在地面上,而且已经离开。这时天桥上的人不多,只有十数个,以身穿黑衣的人为主,亦有记者及居民。

天桥是行人通道,这些人未见任何犯法行为,我向防暴警察询问为何需要驱散他们,其中一个防暴警察说「放火吖嘛,你有无影到呀」。然而涉嫌在警署门外纵火的示威者相信已随大队离去,在场警察被问到是否怀疑天桥上的人纵火时,亦未有任何回应。

防暴警察一直只站在原地,没有任何冲上天桥驱散、拘捕的意图,从当时环境判断,如果警察收队,天桥上的人都应该不再聚集指骂。我上天桥问了其中一人,他表示住在警署对面的禾輋邨丰和楼,因为睡房未有关窗而吸到催泪气,于是下楼看看发生甚幺事,认为自己只是街坊,不相信警察会做甚幺。

大半小时后,我见未有任何动静——除了一个手持啤酒罐的中年男子踩着催泪弹壳,叫警察去拾回不果后,自己拿到防线前给警察,边走边提出要警车送离开——便沿禾輋街走回源禾路,当时有一批警员在清除该处的路障,我走到去路口时约12时10分,他们已接近完成工作,随后乘坐球场旁的六七架警车,驶回沙田警署。

8.5晚沙田警署外,廿多个防暴警察与天桥上的人
位于源禾路及禾輋街交界、清理完路障的警察。

到我再走回警署时,防暴警察已退至闸外位置,整日的「冲突」正式结束,天桥上的人陆续离去,警察似乎根本无必要出动。

相关文章︰

参考资料︰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    申博太阳城_网上皇家在线|便民服务工具|自己的网上家园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卫在线登录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国际145